属于韩国电竞的时代正在结束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友博国际-友博国际官网-友博国际游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体坛电竞”(ID:titan-esports),作者李楷平;36氪经授权发布。

  2018年可以说是亚洲电竞整体发展的第一年。雅加达亚运会让电竞火遍了全亚洲,在万众狂欢的背后,则是亚洲各国在电竞发展上的快慢不同。在亚运会结束之后,体坛对本次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上表现出色的各国电竞发展状况进行了深度探寻,采访了各国电竞协会负责人及从业者。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期专题,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电竞在亚洲发展的现状。本篇韩国篇是系列文章的第二篇,此前发布的香港篇,欢迎大家移步:亚洲电竞地理(一)后亚运时代,香港电竞的新起点随后我们将陆续更新日本、印尼、越南等国的电竞解读,敬请期待。

  2018年8月,雅加达亚运会电竞比赛,中国总成绩2金1银居奖牌榜第一。韩国以1金1银与东道主印尼并列第二。

  “韩国上下,对亚运会金牌都感到很满意。”亚运会结束后,韩国电竞协会KeSPA宣传部长金钟成对体坛电竞说。

  五年前的亚洲室内运动会,韩国曾拿到6枚金牌中的4枚,其中两个单人项目包揽冠亚军。但随着亚洲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电竞的飞速发展,韩国电竞正迅速走下神坛。去年《英雄联盟》S7全球总决赛,韩国还能会师决赛,将北京鸟巢变为自己的主场。今年S8韩国战队居然在八强赛中悉数出局。从S3到S7,韩国曾六度称霸全球,仿佛在一夜之间这辉煌便成了过眼云烟。

  

  有全球影响力的韩国电竞明星很多,远如BoxeR(林耀涣)和Flash(李永浩),近如Faker(李相赫)。但韩国电竞成功最大秘诀并不是他们,而是一个叫KeSPA的组织。

  KeSPA,Korea eSports Association的缩写,也就是韩国电竞协会。

  1998年是韩国电竞的一个特殊节点。这一年发生了两件事情:暴雪划时代的电竞游戏《星际争霸》开始在韩国流行;亚洲发生金融风暴,波及韩国。

  为寻求经济转型,韩国政府看上了电竞,一场自上而下的电竞体系建设随之展开。

  1999年,韩国成立KeSPA,隶属于韩国旅游文化观光局。“KeSPA的主要职责是构建健全的电竞生态体系,保障韩国电竞运动员的权利。把电竞作为国家体育,开发职业电竞的市场,并推动业余电竞体育发展。”KeSPA宣传部长金钟成对体坛电竞说。

  

  KeSPA是韩国政府举国体制的代表,其主席长期由国会议员担任,拥有对韩国电竞(尤其是职业电竞)的绝对掌控权,这一点保证了KeSPA的权威。

  由于KeSPA的深厚背景,使得韩国最初进行电竞职业化建设时,就能让大韩电信、大韩航空等国家级公司投资组建电竞职业战队。而SPL和OSL等赛事也能轻松找到赞助商,高额的工资和奖金吸引了大量优秀青少年投身电竞。借助赛事平台,电竞明星不断涌现,除了前面说的BoxeR等有世界影响力的明星,还有Yellow、Nada、iLoveoov、Jaedong、Bisu等一大批电竞明星。他们的号召力力和曝光度不亚于娱乐明星,进一步提升了赞助商的兴趣,使韩国电竞产业链进入良性循环的轨道。

  另外,KeSPA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它不依附于任何游戏公司或第三方电竞公司。这保证了KeSPA的公平,它不会因为利益而完全倒向某一个利益集团。

  金钟成告诉体坛电竞:“KeSPA有权力遴选电竞项目,并将其纳入韩国电竞法律管理的范畴。”

  此前网络传闻说KeSPA旗下管理着二十多个项目。但据金钟成透露,KeSPA对待旗下的项目其实是分级别的。总共12个项目,分三个级别:专业项目(specialized),一般项目(normal),示范项目(demonstration)。经过多次调整,目前专业项目只有三个,包括《英雄联盟》、FIFA online和《皇室战争》。《星际争霸II》与DNF、《突击风暴》、《跑跑卡丁车》、《风暴英雄》、《炉石传说》、《实况足球》等七个游戏被列为一般项目。示范项目只有两个,分别是《特种部队》与Auditon。

  不同级别的项目,KeSPA给予的待遇和资源也不一样。记者注意到,其他国家比较流行的DOTA2、CSGO、《守望先锋》等项目,并不在KeSPA支持范围内。其中《守望先锋》原先获得过KeSPA支持,且韩国战队曾在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次夺得世界杯。但在暴雪重头打造OWL全球联赛后,韩国的《守望先锋》赛事APEX被收归暴雪自己主办。

  《星际争霸II》没能跻身“专业项目”,让体坛电竞记者颇感意外。毕竟二十年来,帮助韩国电竞走上辉煌的首个电竞项目,就是《星际争霸》。

  

  从1999年到2010年,韩国电竞处于《星际争霸》的时代。

  2003年,KeSPA成立韩国《星际争霸》职业战队联赛,简称SPL。它是世界上最早的战队电竞联赛。此外,KeSPA还联合两家电视台OGN和MBC,举办了两项《星际争霸》个人联赛OSL和MSL。想要参加这两个联赛,韩国青少年必须在KeSPA注册为职业玩家。

  《星际争霸》等电竞游戏在韩国拥有浓厚的群众基础。金钟成估计,韩国每天大约有100万玩家在电竞馆(或网吧)享受电竞游戏。对人口5000万出头的韩国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比例。

  2003年WCG总决赛在韩国汉城举行。时任韩国总统李明博登场与职业星际选手OgOgO打了一场友谊赛。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多年前曾制作过两张《星际争霸》地图。2017年总统选举期间,文在寅在社交网站发了自己制作的地图,此举吸引了相当部分星际玩家给他投票,为他登上总统宝座立下了汗马功劳。

  随着联赛与个人赛事的建立,韩国《星际争霸》天才不断脱颖而出。从BoxeR到Nada,从iLoveoov到savior,从Flash到jaedong,韩国与其他国家的《星际争霸》竞技水平不断拉大。

  

  2000年,韩国国际电子营销公司(Internation Cyber Marketing,ICM)创办了一个名为WCG的赛事,由韩国龙头企业三星赞助。在本世纪最初几年,WCG是全球规模最大、参赛规模最广的电竞赛事,号称电竞奥运会。在WCG十多年历史中,韩国人从来没有让《星际争霸》冠军旁落。即便韩国派出二线选手,也可以毫无悬念地帮韩国保住冠军。

  一个细节可以看出韩国星际选手的崇高地位。

  2010年过后,暴雪推出《星际争霸II》,韩国SPL转型《星际争霸II》并迅速成为全球最强。2014年《星际争霸》末代王者Flash获得IEM多伦多站《星际争霸II》冠军。夺冠后,现场三位欧美主持人竟然向Flash跪下顶礼膜拜。

  

  韩国电竞产业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近二十年历史上,韩国电竞至少出现过两次差点影响根基的大波折。

  第一个波折是2010年的假赛门事件。

  传统体育的经历证明,当比赛影响力大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引来博彩公司关注并面临假赛诱惑。只是人们没有想到的是,韩国《星际争霸》假赛的人居然是当时如日中天的多项冠军得主马本座Savior(马在允)。经过一个多月调查,马在允等人被KeSPA永久除名,取消职业选手资格,并被判入狱18个月。

  这次假赛事件对韩国电竞打击极大。

  中国知名星际争霸解说黄旭东说:“韩国总统正要签署顶级电竞选手免除兵役的法律修正案,却发生了马本座假赛事件,对《星际争霸》影响太大了。此后《星际争霸》一下子走了下坡路。”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正好暴雪推出第二代游戏产品《星际争霸II》。暴雪打算利用游戏升级的契机,从KeSPA夺走对韩国星际赛事的掌控权。为此暴雪绕过KeSPA,联合韩国GomTV面向全球举办了“全球星际争霸II联赛”,简称GSL。来势汹汹的GSL,试图与SPL、OSL和MSL共同瓜分原本就在缩水的星际电竞市场。

  

  面对暴雪的冲击,KeSPA寸土不让,战场一直延伸到法律领域。最终双方达成妥协,从2011年底开始,SPL联赛星际1和星际2并行,并最终完全转型星际2。

  如果没有KeSPA的长袖善舞,这次冲击未必能和平解决,那样韩国星际可能会提前陷入衰落。但妥协并没有给双方带来好运。SPL转型失去了一大批成名的星际1选手和粉丝,而星际2的流行度不如预期,最终导致SPL陷入尴尬境地。

  第二个波折则是《英雄联盟》(即LOL)的异军突起。

  LOL在2010年进入韩国,其增长极为迅速。到2013年6月,LOL的网吧占有率已经从2012年底的24.94%猛增到41.74%,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游戏。

  2011年,RIOT推出了雄心勃勃的全球性LOL赛事计划。首届LOL全球总决赛(S1)于2011年6月在瑞典举行,总奖金10万美元。从S1到S8,奖金一路飙升到500万美元级别,影响力更是冠绝全球。

  面对LOL的冲击,KeSPA的反应很真实。

  2012年,OGN电视台举办了LOL韩国赛区比赛,简称LCK。KeSPA旗下的SKT、KT、三星等战队均参加了LCK。多年的SPL征途,SKT们早就积累了一大批电竞专业人才。决定转型后,不少原SPL战队的资深选手、教练担任了LCK战队教练、领队等职位。而韩国战队形成的科学的训练、管理体制,也让LCK战队的水平短时间内迅速提升。

  2013年,韩国SKT首夺S3冠军。从S3到S7,韩国连续五年夺冠,包括S5到S7三年间的包揽冠亚军。

  

  许多人曾经认为,韩国LOL对世界的统治就像当年的星际一样,会一直延续下去。没料到就在一年后的S8,就在韩国人自己的主场,韩国战队居然被挡在八强之外。

  而在韩国转型LOL之后不久,韩国星际的神话也逐渐破灭。由于粉丝减少、赞助商撤资、新人选手青黄不接,韩国《星际争霸II》SPL联赛在2016年正式停办,SKT和KT等战队宣布解散。实际上SKT和KT早已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LOL,抛弃《星际争霸II》是顺水推舟而已。

  战略性放弃的结果很快表现在成绩上。

  2016年10月KeSPA杯决赛,加拿大人neeb连续击败5位韩国职业高手,十几年来第一次在有韩国顶尖高手参与的星际比赛中夺冠。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两次WCS冠军、2013年亚洲室内运动会冠军sOs,竟然以1比4败给了加拿大女子选手Scarlett 。随后韩国明星队对抗世界明星队的比赛中,韩国精英倾巢而出,Maru、Innovation、Dark和stats悉数登场,但仍然被芬兰小伙serral击穿,完成了serral本人年度四冠伟业。

  据金钟成介绍,KeSPA的主要合伙人包括职业战队、游戏公司、赞助商和各地方分支机构。由于LOL所蕴含的巨大商业价值,LOL职业战队构成了KeSPA执行委员会。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KeSPA无法保住SPL联赛,为何《星际争霸II》无法跻身KeSPA旗下“专业级”电竞项目。

  不过,金钟成补充说:“我们正在计划将执行委员会扩展到更多职业战队拥有者,游戏公司和韩国其他电竞机构的拥有者。”

  

  《星际争霸》和LOL的辉煌,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韩国电竞很强!

  韩国星际和LOL确实很强,但他们强大的也只有星际和LOL,原因则是KeSPA的重点扶持。KeSPA没有重点扶持的项目,如CS、DOTA2、炉石传说、实况足球甚至格斗类游戏,韩国照样面临比赛少、玩家少、选手少的困境。DOTA2项目上,韩国最强的MVP战队,曾常年在中国训练。中国一个TongFu三队,就可以去韩国耀武扬威,轻松夺冠。

  这颇有点像韩国经济。半导体、造船和汽车等少数产业,韩国可以跻身全球顶尖,而其他产业则并不出色。原因也很简单,韩国只有5000万人口,2017年GDP为1.53万亿美元,只有美国的8%或中国的12.5%。

  “韩国电竞体系结构的建设比中国早很多,我们有很多训练有素的从业者,这是韩国电竞的最大优势。但中韩两国在这方面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而中国电竞市场规模比韩国大的多,有数据统计说至少是韩国的5倍。在韩国,电竞并不是官方体育项目,而在2003年电竞就成为了中国官方认定的体育项目,这是影响两国未来电竞发展的又一个要素。”金钟成坦承。

  从S3到S7,中韩两国年年在决赛或半决赛中相遇,获胜者往往是韩国队。这种背景下,韩国战队在S8的全军覆没显得尤为扎眼。但如果事后诸葛亮一下,你会发现韩国电竞在辉煌中早埋下了隐患。

  S7赛季夺得世界冠军后,韩国三星战队被出售给KSV公司,三星公司直接从韩国电竞的版图中退出。三星战队退出背后,是LOL明星薪资提升导致的战队成本大幅度攀升,韩国战队们像当年对待SPL一样开始给LCK算经济账。

  从S3到S7,韩国SKT战队曾三度夺得世界冠军。队中绝对主力Faker,屡屡传出要高薪转投海外战队的消息。2017年,Echo Fox战队主教练发布推特透露:中国战队EDG正在谋求Faker罗致麾下,并开出了400万美元的价格。此事后来被辟谣,Faker最终留在了韩国。但肉眼可见的是其他LCK明星选手纷纷出海,前往中国或欧美淘金。S4赛季世界冠军三星白队与蓝队总共10个人,被全员挖到海外。

  2014年,韩国LOL老将MakNoon转会美国战队Fusion Gaming。他在直播中表示“我本来想早点加入北美战队,但协会(指KeSPA)阻止了我。韩国收入结构不合理,钱也没赚到多少。”

  面对MakNoon的抱怨,金钟成表态说KeSPA从没有阻止过选手去海外。

  “韩国选手向全球展示了他们最好的职业素养和竞技水平,我们希望他们取得成功。选手能在外面得到更多机会,对他们个人来说也是好事。但我们认为,需要建立更好的体制,以便有组织地将韩国选手送到海外战队,就像足球、棒球那样。”金钟成说。

  

  2018年LOL世界大赛中,从MSI到洲际赛,包括这次S8,韩国都没有夺冠。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这样评价韩国电竞:“韩国电竞是电竞领域举国体制的巅峰,而不能说是充分彻底的职业化。随着全球电竞的发展,职业电竞逐渐成为资本的游戏。限于国家经济规模,韩国电竞迟早要被中国、欧美反超。”

  韩国电竞因《星际争霸》而扬名立万,因《英雄联盟》而臻于鼎盛。而在其他国家纷纷觉醒并赶上之后,属于韩国电竞的辉煌也就结束了。

  2013年仁川,亚洲室内运动会电竞比赛,6个项目中国只拿到2银1铜。韩国却拿到了4枚金牌,其中两个单人项目包揽冠亚军。

  2017年的亚洲市内运动会,中国电竞获得3金2银1铜位居第一,而亚洲电竞发展最成熟的韩国抵制了这次亚室会。

  韩国未能参赛,牵涉到一个叫IeSF的组织。

  2008年,在韩国主导下,IeSF(International e-Sports Federation,国际电子竞技联盟)成立。该组织在韩国首尔建立总部,并主导了其后一系列电竞赛事。截止2016年,一共有47个国家和地区加入了该组织。

  但2017年亚奥理事会突然宣布成立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并选举霍启刚为主席。在亚电体联(AESF)的主导下,电竞不仅进入2017年亚室会,还进入了2018年亚运会。根正苗红的AESF成立后,IeSF的地位陷入尴尬。为了抗议2017年亚室会未选择LOL项目,IeSF和KeSPA联手抵制,但这并未影响比赛的顺利举办。2018年的亚运会仍由AESF主导,此时的韩国不再任性,而是按照亚电体联的要求报名参赛。

  参加亚运会必须以各国奥委会的名义报名,KeSPA必须通过韩国奥委会报名,这意味着向来独来独往的KeSPA必须挂靠在韩国奥委会之下。

  “韩国文化观光体育部正在帮助KeSPA制定电竞法律,并成为韩国奥委会的成员。”金钟成对体坛电竞表示。

  

  韩国电竞十多年辉煌,KeSPA功不可没。假赛和博彩事件,暴雪收回游戏赛事控制权的斗争,如果没有KeSPA的统一运作,其后果不堪设想。包括从星际转型LOL,也是因为KeSPA的统一协调,才能转的如此成功。但现在,韩国走下神坛的时候到了,而拥有最大电竞市场的中国将是下一个重要候选。

  韩国电竞已失去往日光环,KeSPA自己也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亚洲的五十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力量与资源。有的国家PC电竞发达,有的国家主机和移动游戏实力雄厚。所有亚洲国家都将是我们在下一次亚运会的竞争对手。实际上自2011年以来,随着电竞产业的全球化发展,差距早已经缩小。我们认为,一些国家的电竞比韩国更发达。”金钟成对体坛电竞说道。

  (感谢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对此专题的协调与帮助。)

猜你喜欢